岁岁重阳使社会动荡不安 英语,今又重阳,一年最好,偏是重阳


发布时间:2020-07-06 12:34:26 阅读量:222 作者:豪嘉

戏马台前,采花篱下,朱红色的茱萸佩在身上,自酌自醉使社会动荡不安 英语。多少次忆念起故乡的风物,莼菜和鲈鱼的味道最美的时节就是在霜冻之前,鸿雁归去之后。而此时异乡作客,只能“强整帽檐欹侧,曾经向、天涯搔首。”(潘希白《大有·九日》)这是对故乡的思念。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

一年最好,偏是重阳。

“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重阳佳节,呼朋引伴,登高望远,赏花作赋——今天,军报记者与您在宋词里品味“重阳”。

△宋⋅朱绍宗《菊丛飞蝶图》

重阳⋅赏菊

一天霜月明,几处砧声起。客梦已难成,秋色无边际。

旦夕是重阳,菊有黄花蕊。只怕又登高,未饮心先醉。

——辛弃疾《生查子⋅和夏中玉》

秋色、重阳、菊花、登高、饮酒,一阙词,寥寥几字,描绘了一幅秋日重阳的景象。词人虽无心赏菊,可却阻挡不了这菊花开得灿烂、热烈。

重阳节,正逢一年菊花盛开之时,重阳赏菊之俗大抵起于魏晋,而盛行则是在宋代使社会动荡不安 英语。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重阳》:“九月重阳,都下赏菊,有数种:其黄白色蕊若莲房,曰万龄菊;粉红色曰桃花菊;白而檀心曰木香菊,黄色而圆者曰金铃菊;纯白而大者曰喜容菊,无处无之。” 可见当时的菊花就已经有很多品种。每年重阳时节,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千姿百态。

重阳佳节,宋人更有簪菊的习俗。如范成大“看了十分秋月,重阳更插黄花”(《朝中措》)。周密在《武林旧事》中回忆南宋宫中在重阳节的前一天,就要提前准备一万株菊花,以备重阳簪花之用,“禁中例于八日作重九排当,于庆端殿分列万菊,灿然眩眼,且点菊灯,略如元夕。”重阳节,因这菊花多了几分优雅与诗意。

△登高(资料图)

重阳⋅登高

湛湛长空黑。更那堪、斜风细雨,乱愁如织。老眼平生空四海,赖有高楼百尺。看浩荡千崖秋色。白发书生神州泪,尽凄凉不向牛山滴。追往事,去无迹。

——刘克农《贺新郎⋅九日》

重阳节,词人登上高处,满城的秋色在词人眼中有些萧条,他担忧国事,关心收复,借景抒情,写下这首词,虽多有落寞,但“高楼百尺”“浩荡千崖秋色”却展现了一幅重阳登高远望的景象。

重阳本是登高远眺的好时光。重阳为秋节,节后天气渐凉,草木开始凋零,重阳节登山“辞青”与古人在阳春三月春游“踏青”相对应。清代潘荣陛编撰的《帝京岁时纪胜》记载:“(重阳)有治看携酌于各门郊外痛饮终日,谓之‘辞青’。”

重阳登高,或有心胸旷达,满目盛景者,或有羁旅怀乡,满目萧条者,览物之情虽有不同,但重阳登高却是千年不变的传承。

△(资料图)

重阳⋅饮菊花酒

江水侵云影,鸿雁欲南飞。携壶结客,何处空翠渺烟霏。尘世难逢一笑,况有紫萸黄菊,堪插满头归。风景今朝是,身世昔人非。

——朱熹《水调歌头⋅隐括杜牧之齐山诗》

重阳节,有饮菊花酒之俗。所谓菊花酒,并非简单拿菊花泡酒,据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所载“以九月九日日未出前,收水九斗,浸曲九斗”可知,在重阳节黎明时分,人们便采摘含苞待放的菊花,掺杂在黍米中浸曲酿制,直到次年重阳“瓮满好熟,然后押出,香美势力,倍胜常酒”,才能酿成真正的重阳菊花酒。

浅酌一杯,一年的春夏秋冬、悲欢离合都浓缩在这菊花酒中了。

△清⋅陈枚《月曼清游图册》九月“重阳赏菊”(资料图)

重阳⋅佩茱萸

秋晚佳晨重物华,高台复帐驻鸣笳。

遨欢任落风前帽,促饮争吹酒上花。

溪态澄明初雨毕,日痕清淡不成霞。

白头太守真愚甚,满插茱萸望辟邪。

——宋祁《九日置酒》

对于当代中国人而言,茱萸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植物,熟悉的是“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虽儿童亦能熟诵;陌生的是,估计能识得茱萸形貌的人不多吧。至于茱萸的别称越椒、艾子,更是让人不知其为何物了。

古代重阳节除了头簪菊花的习惯,另有头戴茱萸的风俗,目的是为“辟邪”。茱萸微毒,有除虫作用。重阳节佩茱萸和端午节佩菖蒲的作用相似,都是在于除虫防蛀。

至于重阳佩戴茱萸“辟邪”的来历,南朝吴均《续齐谐记》言之凿凿:“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累年。长房谓曰:‘九月九曰,汝家中当有灾。宜急去,令家人各作绛囊,盛茱萸,以系臂,登高饮菊花酒,此祸可除。’景如言,齐家登山。夕还,见鸡犬牛羊一时暴死。长房闻之曰:‘此可代也。’今世人九日登高饮酒,妇人带茱萸囊,盖始于此。”当然了,正如此书书名,这不过是一个小故事。

△(资料图)

重阳⋅吃重阳糕

糕诗酒帽茱萸席。算今朝、无谁不饮,有谁真得。子美不生渊明老,千载寥寥佳客。无限事、欲忘还忆。金气高明弓力劲,正不堪、回首南山北。谁弋雁,问消息。

——魏了翁《贺新郎·九日席上呈诸友》

这首《贺新郎》是魏了翁晚年一个重阳节所作,上阕里的“真意思,浩无极”是其理学气息的一面,下阕里的“金气高明弓力劲,正不堪、回首南山北”则是他忧国济世的一面。而词中“糕诗酒帽茱萸席”则流露了宋朝重阳节的又一个风俗——“重阳糕”。

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载了重阳糕的做法:“(重阳)前一二日,各以粉面蒸糕遗送,上插剪彩小旗,掺饤果实,如石榴子、栗子黄、银杏、松子肉之类。又以粉作狮子蛮王之状,置于糕上,谓之狮蛮。”从中可以看到,重阳糕就是一种“粉面蒸糕”,但是上面装饰了彩色小旗,还掺杂了石榴籽、栗子、银杏等,还用面粉捏出狮子等吓人的形状——这估计是“食蓬饵以祓妖邪”的古风吧。此书甚至记载:“重九日天欲明时,以片糕搭小儿头上乳保祝祷云,百事皆高。”虽然荒诞不经,但也保留了宋代重阳民俗的有趣细节。

△《菊花图》,清,张同曾绘(资料图)

重阳⋅思念

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使社会动荡不安 英语。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晏几道《阮郎归·天边》

汴京,重阳佳节,宴饮,高朋满座,吟诗对唱。可词人晏几道的心情却不怎么样,友人的热情款待虽有“人情似故乡”的亲切,可异乡作客的愁情还是漫上心来。岁岁重阳,绕不过去的,是思念。

重阳这天,当年大声唱出“死亦为鬼雄”的李清照,在东篱边饮酒直到黄昏以后,淡淡的黄菊清香溢满了她的双袖。可菊花再美,再香,也无法送给远在异地的亲人。思念绵长,叹了一声“人比黄花瘦”。(李清照《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这是对亲人的思念。

携客出西城,问秋香浓未,面对着酒宴,不禁想起了曾经一起滤酒、插花的友人,只是座席上已没有这些昔日的老朋友了,“只座上、已无老兵”,几分落寞,几多思念。(姚云文《紫萸香慢·近重阳》)这是对友人的思念。

此时想来,宋人在重阳之日,呼朋引伴,登高望远,赏花作赋,斟上一杯菊花酒,再摘一朵最别致的菊花,藏于耳边,簪于发中,或红、或黄。阙阙小词唱出的思念,化在风中,寄寓着对团圆的美好期盼,今日与你我相遇。

重阳 秋色 阳数

上一篇: 评论:亲力亲为 杜绝“悬浮式调研”

下一篇: 浙江出台乡村教师支持计划 职称评聘向乡村学校倾斜

网友评论:

来自南京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6

有些时候,我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我的世界里一切都是美的,没有什么争夺,吵闹。我终究是一个人,活在现实。一次一次的失败,让我明白我必须有灵魂,有生机,有活力,我才可以活的不空虚,我才可以追求梦想,才能有梦想。回复


来自敦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6

没有人能找到一个完全与理想中一样的另一半,基于你的善良,努力,等待,外在抑或其他,老天会给你一个“看起来像那个人"的人,但接触后你会发现也许除了第一印象,其他都不尽相同。你不能因此放弃换一个,而要携手解决这些问题。老天让我们因彼此优点在一起,就是让我们与彼此的缺点生活下去。回复


来自醴陵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6

对自己好,就要用心;对别人好,就要关心。看别人,烦恼起;看自己,智慧生。体谅别人,就会做人;清楚自己,就会做事。人经不起考验,故不要轻易考验于人。回复


来自高邮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6

终于,像是如期而至的命劫,浓重的仿佛能挤出水的墨染夜色不声不响悄然而至随后吞没一切。蓦然回首,已然华灯初上,满城灯火的尽头,我看到那株在记忆里枝繁叶茂的法桐,已经模糊的刻痕,氤氲着素淡的花香,终于满树星辉。回复


来自湘西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6

你知道我,拿起来,放不下,所以请不要再忘记我了。回复


来自浏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5

相爱时,我们明明是两个人,却为何感觉只有独自一人?分开后,明明只是独自一人,却为何依然解脱不了两个人?感情的寂寞,大概在于:爱和解脱,都无法彻底。回复


来自仪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5

孤独和爱是互为根源的,孤独无非是爱寻求接受而不可得,而爱也无非是对他人孤独的发现和抚慰。回复


来自侯马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5

分了手,就别去打扰彼此的生活。见了面,不要苦大仇深,大方地笑下也不会死。回复


来自天长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4

只因为我的心里充满着 比毒药更强烈,比咒诅更狠毒 比火焰更猖狂,比死更深奥的不忍心与怜悯心与爱心 所以我说的话是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虚无的回复


来自宝鸡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4

叶,有叶的姿态。所谓姿态,是一种活着的态度。以什么样的姿态去活着?亦是以何种方式去诠释生命。人,是无高低贵贱之分的。然而生命,生命的质量是有等级的。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