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报纸名字】日华媒:日本最大网络右翼背后是什么在作祟


发布时间:2021-01-18 12:52:18 阅读量:932 作者:尚卿

安田浩一通过跟“在特会”成员接触发现,从表面看,虽然他们在抗议活动和集会上经常口吐狂言美国的报纸名字。但私底下他们是那种满大街都有的,再普通不过的日本人。

日本最大的网络右翼“抵制在日外国人拥有特权会”目前规模已达到1万人以上。加入网络右翼动因之一是“被害意识”在作祟。日本网络右翼们虽拼命叫喊口号,但很多人压根就没去过中国,也没有跟在日华人接触过。

文章摘编如下:

2006年,日本栃木县的一名中国研修生在接受日本警方询问时“试图夺枪逃跑”,被当场打死。后来,该研修生家属将日本政府告上了法庭。开庭当天,法院门前出现了很多日本右翼分子,他们手拿日本国旗,大声叫唤“非法滞留者问日本政府要赔偿算怎么回事?”、“活该被枪击”等,给政府施加压力。

而这次抗议活动,这就是日本最大的网络右翼——“抵制在日外国人拥有特权会”的“杰作”。“抵制在日外国人拥有特权会”,被日本媒体简称为“在特会”,目前规模已经达到了1万人以上。

为了解“在特会”真实生态,日本记者安田浩一耗时1年,跟“在特会”近距离交流收集资料,出版了一本书。安田浩一说,我曾经频繁地参加过“在特会”的各类抗议活动和公开集会,有时候一周1次,有时候一周2次,参加了不下数十次了。

据了解,这些普普通通的日本人加入“在特会”成为网络右翼,其动因之一是“被害意识”在作祟。日本的网络右翼和行动右翼不同。行动右翼组织都有一个核心思想——“永不坠落的大日本帝国”,所有行动都是在这种核心思想指导下进行的。网络右翼则没有核心思想,有的只是对生活现状的不满和对未来方向的不安。他们需要找到一个理由来“归咎”,于是,中国和在日华人就被视为“敌人”。不少处在日本社会底层的民众认为,中国“抢了”日本风头,在日华人“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这些无处宣泄的“被害意识”,让一些日本民众加入了网络右翼组织。

其次,网络右翼组织“出入自由”,让普通加入者没有压力美国的报纸名字。行动右翼组织内部都有等级之分,会员要了解历史,要“上课”接受教育,还得把天皇一系的家谱背的好像顺口溜才行。网络右翼则没有什么非读不可的书,也没有什么必须了解的知识,只要到“在特会”等组织的网站登录一个邮箱地址,就算是“在特会”的一员了。据介绍,“在特会”目前在日本全国有会员11000人,但实际上参加集会,采取过行动的会员只占其中的1%。也就是说,“在特会”是想入就入,想退就退,需要发泄时就点击网页进来大骂一通,其作用就像个情绪宣泄口。

还有,加入网络右翼能满足一些日本民众被认同的渴望,让他们有“归属感”。“在特会”的一位骨干人员对安田浩一说,他参加过很多团体,但是都没有那种归属感,直到参加了右翼“在特会”,才第一次感到自己是这个社会上的一员,是众人中的一份子。当他在日本网络右翼的大本营——论坛“2CH”写些偏激的话时,立即就会有人跟帖、赞许,这让他很有“成就感”。不过,后来他还是退出了“在特会”。其原因是他觉得太荒唐了!“在特会”在BBS上写道,“3•11大地震”后,日本东海岸线将会有大量中国人迁移过来。这明显就是在造谣,但那些网络右翼们却因这个消息群情激动,认真讨论对策。这么显而易见的假消息都能当成真的一样,还在那里讨论,这也太荒唐太可怕了。于是,他退出了“在特会”。

其实,日本网络右翼们虽然拼命叫喊口号,但他们中很多人压根就没有去过中国,也没有跟在日华人接触过。“在特会”的各个分部,都是设立在那些几乎看不到一个在日华人的小城市。真不知道,连中国和在日华人都一无所知,他们是究竟是要反对什么呢?(蒋丰)

美国的“财政悬崖”问题如同一出剧情贫乏的,表面上看是情节惊险,但结局己被观众猜到。这是一出利益交易及政治博弈的戏。按照民主党的方案,要减少债务主要应靠对富人加税的增收方式来解决。而共和党则认为,应该靠削减福利的减支方式来解决。表面上看,这是民主党大政府与共和党小政府的政治理念之争,但实质上,理念不是问题,利益交易才是问题。于是双方最终会在双方都能接受的利益分配之下妥协。因为利益高于理念,民主党的共和党一定会走向妥协。

宋忠平表示,所谓菲将黄岩岛划入军区管辖,不过是菲方对中国海警船日前在黄岩岛动用高压水炮驱赶菲渔船的回应之举,此前菲外交部已表达抗议,“但光外交部说说还不够,菲军方也要有所回应和表示,所以搞出所谓划入军区管辖的闹剧,想借此向中方施加压力。”

文章说,“独派”媒体向读者贯输的内容令人浩叹,并要“独媒”真的不要再闹了。

由于民主党总统奥巴马主政近四年,美国国内经济情况并未显著改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猛烈攻击奥巴马领导无方,不懂经济,造成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惨淡局面美国的报纸名字。因此,今年竞选主题一直围绕经济问题而打转,一反过去大选年恒以外交政策为主轴的惯例。然而,当做过私营企业老板并自认最懂经济的罗姆尼屡次批评中国对美贸易不公,并指责奥巴马对华政策软弱时,“痛批中国”(China bashing,或译修理中国)即成为今年两党候选人的外交主题,且相互较量谁批中国大声、谁骂中国起劲,以吸引对中国有成见的广大选民,加以妖魔化。

为因应基地组织恐怖攻击威胁,美国总统奥巴马下令采取所有适当步骤,保护美国在海外使领馆官员、驻军与公民安全。美国国务院并向美国公民发出全球旅游警讯,延长关闭许多使领馆。参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帕特•罗伯茨说,国安局对于手机和电邮的通讯监控计划,协助截获这次恐怖威胁情报。同时,也门南部的基地组织放狠话,“杀死美国驻也门大使赏三公斤黄金、杀死一名美军士兵奖2万美元”。如此嚣张,显示美国反恐成果被夸大,实际成效不如预期,且当局想借机为国安局监听计划开脱。

李资政对新加坡人的要求真的已经很低了:只是要求大家说华文而已。也许这只是他为未来进一步计划在做准备。但新加坡人要真正成为东西方桥梁,绝非能讲几句华文那么简单!新加坡人还需要了解更多地中国文化的历史和习惯。这可能是我对新加坡的华文发展的奢望,但新加坡人没有什么理由畏难、退缩,他们理应比那个加拿大相声演员大山有着更得天独厚的条件:同文同种!从心态上,新加坡人也容易为中国人接受,亲近信任,更易融为一体,去过中国旅游的新加坡人一定有所体会。这个时代能说华语真的是上天给新加坡人的福分,现在的新加坡搭上巨龙的背脊,一定会有新新加坡的诞生,这是多么令人期待的未来啊。

《约翰.拉贝画传》中记载,曾被他保护的南京居民开始对拉贝报恩:“自1948年6月到1949年,南京人民每月都给拉贝寄一包食品,以表达他们对拉贝在南京国际安全区所做的一切的衷心感谢之情。国民党政府还指出,如果拉贝愿意返回中国,将为他提供住房和终身养老金。”这就是人性换人性,因与果的内涵,它不畏暴力、救赎希望并时刻提醒后人。

日本 右翼 网络

上一篇: 台报:大陆经济对外开放新思路值得台湾学习

下一篇: 两个账户 加倍致富

网友评论:

来自郏县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尖酸刻薄的话少说,冲动任性的事少做。回复


来自咸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回复


来自台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让我花掉一整幅青春, 用来寻你。回复


来自绥芬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其实我不敢想象,没有你,生活会怎样.。回复


来自临沂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生活路上,总是充满着这样或那样的挑战,你若不坚强,没人帮你分担,你若不努力,没人给你让路。你若不自信,没人替你勇敢。回复


来自绵竹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与人交往要守住态度,值得的我一定真心相待不辜负,不值得的一笑而过不再多说。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与所有人成为好朋友,要做一个有原则的人,不亏待每一份热情,也绝不讨好任何的冷漠。回复


来自湛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太柔软的心不敢敞开给人任意伤,只能背起坚硬的壳,继续流浪。回复


来自仪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命运要你成长的时候,总会安排一些让你不顺心的人或事刺激你。回复


来自凯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6

无须匆忙,该来的总会来,在对的时间,和对的人,因为对的理由。回复


来自乐清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6

我之甘冒世之不韪,竭全力以争取,非特求免凶残之痛苦,实求良善之安顿,求人格之确立,求灵魂之救度耳。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