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报纸能贴墙】新华侨报:日本“贪官”的钱都用到了哪里


发布时间:2021-01-20 14:13:21 阅读量:40391 作者:苑杰

特别搜查本部怀疑小泽一郎在近几年的时间里,先后动用了12亿日元(约9300万元人民币)的资金,用于购买土地建造政治团体办公宿舍楼和资助年轻议员为什么报纸能贴墙。而小泽本身这几年的收入只有3亿多日元,到底这些钱来自何处?又用在哪里?有没有违反《政治资金管理法》?

文章向读者讲述了日本“政坛枭雄”小泽一郎的一些故事。文章并就检察院小泽发出传唤令,要其说清楚一笔4亿日元买地款的来龙去脉为切入点,给读者解析日本贪官的钱都用到了哪里。

文章摘录如下:

当今日本政坛,谁的影响力最大?许多人会毫不犹豫地说:是鸠山首相。其实不然,日本真正的实权人物是日本执政的民主党干事长小泽一郎。假如没有闹出政治献金的丑闻,现在的日本首相不是鸠山由纪夫,而是小泽一郎。18年前,如果小泽一郎不揭旗造反离开自民党的话,他早已经过了一把当首相的瘾。

日本政坛枭雄——小泽一郎

但是,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在1月6日却对小泽发出了一份特别的传唤令,要小泽一郎到检察院说清楚一笔4亿日元买地款的来龙去脉。日本媒体早在年前,就已经把小泽一郎调集资金购买地,为自己的政治团体“陆山会”建办公楼和宿舍楼的事情报道得如透明玻璃。由于这一笔钱很可能是来自于企业的献金(捐款),小泽因此也被套上了“大贪官”的帽子。

有一个事实,是所有的日本人都不能否认的,那就是日本这十几年来的政治变局,都是按照小泽一郎的思路走的为什么报纸能贴墙。翻开小泽20多年前出版的《日本改造计划》一书,人们会惊奇地发现,两大政党制也好,修正与美国军事同盟关系、发展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建立日美中三国的等边三角形关系等等,都是小泽一郎早年提出来并一直为之奋斗的政治目标。如今,民主党夺取政权,日本已经形成了两大政党制,鸠山内阁也开始与美国保持距离等都已经变成了事实。不可否认,小泽一郎应该享受“日本国总设计师”的崇高荣誉。

但是,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有点讨厌他,甚至对他有些畏惧。理由很简单:老是绷着脸,出牌不按规矩,要做到的事不择手段。

说到小泽一郎,首先得先说到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为了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而毅然访问中国的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

1972年,田中角荣访华,与周恩来总理签署恢复两国邦交正常化的协议。小泽是田中角荣当年最得意的门生。得意到什么程度?田中先生那时要把唯一的宝贝女儿嫁给他。可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田中真纪子却没有看上性格木纳的小泽一郎。婚事没有成,但是,两人如今虽都已过花甲之年,依然情同手足。当年田中角荣因为受贿一案身陷牢狱,近百名弟子和战友如同猴狲,一夜之间四处逃散。唯有小泽一郎不仅常去监狱探望,而且每次开庭,都是坐在最前排,为自己的恩师鼓劲。

去年12月,在田中真纪子(右)的陪同下,小泽到新泻县祭拜田中坟墓。

田中先生逝世后,田中家唯一允许每年前去扫墓的日本政治家,就是小泽一郎。日本东北农村岩手县出身的小泽,与田中先生的老家新泻县相邻。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小泽和恩师田中角荣一样,都是又顽固又耿直的人,认准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年轻时的小泽一郎和恩师田中角荣

小泽记着恩师的一句话“权力来自于数字,数字来自于钱力”。在一个民主选举的国家,一个人要想竞选国会议员,就必须要有一大笔选举资金。有了资金,就有可能当选。当选的议员多了,这个政党就可以获得政权。

钱从哪里来?田中先生告诉给小泽一个秘诀,那就是叫企业捐款,给企业好处为什么报纸能贴墙。结果,田中自己就栽倒在“企业献金”问题上。

小泽继承了恩师的衣钵,二十多年来,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改变日本自民党一党统治的局面,建立美国式的两大政党竞争体制,耗尽了心血。但是,搞政治需要大笔的资金,小泽显然也接受了企业和个人的大量捐款。其中有的钱款明明知道有些来路不明,小泽也照收不误,结果被人抓住了把柄。

1月6日,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对小泽一郎发出了司法传唤令,要求他说清楚4亿日元买地款的来龙去脉。日本没有中国式的“中纪委”,这个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其实就是日本最大的廉政调查机构,并拥有特别的侦查权和批捕权。

这块土地,小泽原来还想建一所秘书宿舍楼。

小泽一郎已经公开答应愿意接受司法传唤,回答特别搜查本部提出的任何问题,并称自己的任何钱款都经得起调查。但是在舆论的诱导下,日本的许多民众依然认为小泽是一个“政治贪官”。

但是,有趣的是,小泽和他的恩师一样,并没有把这些敛财用于养二奶,买高级车,或者送子女去海外读书,送老婆定居加拿大,而是全部用于培养年轻议员,和改造日本的政治活动之中。

小泽一郎拥有的秘书人数多达100人。在去年举行的众议院大选中,小泽一郎将所有的秘书派往全国各主要选区,代表他帮助民主党候选人参加竞选。同时将自己获得的企业捐款等分送给一些年轻有为但手中无钱的候选人作为选举资金。

由于民主党一直是一个野党,并且只有13年的历史,因此没有党产,不像自民党在日本掌权了半个世纪,腰包鼓鼓。因此在众议院大选中,民主党最后连印宣传海报的钱都不够,只好向印刷厂赊账。记得一位国会议员曾经告诉过我,如果民主党这一次不能取胜的话,那就要面临破产。

在小泽一郎的精心运作下,民主党最终一举击败了统治日本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自民党,夺取了政权。但是,小泽自己并没有争首相当,而是积极扶植鸠山由纪夫出任首相,自己只当党的干事长(党内二把手)。

小泽一郎把鸠山首相扶上了马

其实,小泽心里很明白,民主党当初成立时,作为一个新生野党,要钱没钱,要房没房,要权更没有权,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作为主要创始人的鸠山和他的弟弟共拿出了10亿日元的个人积蓄作为党的运营资金,才使得民主党逐渐成长起来,有了今天掌权的机会。作为投资者,鸠山当首相是理所应当。

但是,鸠山也不是说是一个钱多的用不完的人,每年也靠母亲给他资助。鸠山的母亲是世界著名的轮胎公司普利司通创始人的长女,拥有普利司通很多的股份,因此将每年的分红所得给了儿子“搞革命”。结果,这样的做法也违反了《政治资金管理法》,因为鸠山没有向国会资金管理委员会申报母亲的这些支援。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对鸠山也是穷追不放,结果鸠山只好把母亲这几年给他的资助金10亿多日元作为财产继承申报,向税务署交了6亿日元的财产继承税。鸠山心里流着血还必须向国民道歉。

鸠山首相刚躲过一难,接下来,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就要搞小泽一郎。有舆论说,这是因为日本的检察系统的官僚都是自民党培养的人,因此对于民主党是心存偏见。但是,无论如何,从日本的法律上来讲,鸠山和小泽在资金运作问题上,还是有把柄可以被人抓住的。毕竟日本是一个法制社会,从公理上说,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

其实,小泽接受了这么多的钱款,几乎没有一分钱是拿给家里用。他的大儿子快40岁了,目前还是一个合同工,受人材公司派遣在东京的一家系统开发公司工作,常常忙到深更半夜才回家。

如果一定要把小泽定性为“贪官”的话,我真为这样无私的“政治贪官”而感动。

日本 文章 小泽一郎

上一篇: 亚洲周刊:扁家丑闻蔓延摧残台湾经济

下一篇: 港刊:美重返亚太咄咄逼人 中国“太极”柔可克刚

网友评论:

来自铜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0

过完这个夏天、我们就各奔东西。不论你爱或讨厌。我们都将可能再不相见。回复


来自济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0

维持喜悦,是一件需要努力的事情,并不是天性使然。喜悦会像沙漏一样,在不知不觉中渗走,只留下一个回忆的空壳。回复


来自淄博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0

曾经以为自己没心没肺,即使受过伤害,也会很快忘记做回快乐的自己,其实不是,到处都是他留下的记忆,越想忘记,反而会记得越深,每一次想起都会让自己很痛很痛……回复


来自黄骅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0

曾经紧握的双手, 如今在夜里独自合十。回复


来自武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0

时间是场不落幕的阴谋,你越害怕它就越狡诈。回复


来自东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9

暗香浮动恰好,有情不必终老回复


来自西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9

爱我的人,会爱上我的缺点;不爱我的人,无法理解我的美。回复


来自宜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9

三样东西最考验爱情:距离、时间、亲情。有多少感情,因为距离的遥远,慢慢变淡;有多少感情,因为时间的遥远,慢慢遗忘;有多少感情,因为亲情的干预,慢慢消失。回复


来自高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许多时候,我们的内在眼睛是关闭着的。于是,我们看见利益,却看不见真理,看见万物,却看不见美,看见世界,却看不见上帝。我们的日子是满的,生命却是空的,头脑是满的,心却是空的。回复


来自福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一个人的成熟与否,不是出口成章,说出许多深刻的道理,或者是思想境界达到很高。而是待人接物让人舒适,并且不卑不亢,保留自我的棱角,又接纳他人的圆润而活着。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