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应该消失么】台湾第一名旦魏海敏:京剧不一定要姓"京"


发布时间:2021-01-17 20:45:58 阅读量:51279 作者:智棋

答:我现在还不敢说,演出后我才敢说,现在只能以自己的想法把戏弄得更好看一些,因为看德文版和法文版的时候觉得蛮闷的,就一直说话,动作也不大,但是说不定语言上有很大的意义,只是我们听不出来报纸应该消失么。我认为千万不需要去定义任何东西,我自己也不会想一定要什么,当你感觉到了,你表演出来的就是什么,不会超过它也不会没到位。京剧在这次的合作中只是个元素,况且京剧不一定要姓“京”,要能够跨出去。

担纲演出的都是世界一级女演员。日前在台湾演出,由台湾传统戏曲界第一名旦、台湾文艺奖得主魏海敏独挑大梁,挑战欧兰朵这个忽而男声、忽而女声,既是古代奇男子,又是现代独立女性的奇异角色。台湾《P答R表演艺术》杂志1月号就此对她做了访问,内容摘要如下:

问:听说一开始你面对剧本的情绪是相紧张的,抛出问题也得不到导演正面的回应,谈谈身为一个传统戏曲的演员演出像《欧兰朵》这种剧本的焦虑?

答:传统戏曲里头没有这种独脚戏,也没有类似小说语体的表演文本,所以一开始我在寻求一种比较安心的手法,一种“群”的,大家都可以参加的做法,回到我们原来安全的模式;后来我发现他非常坚持,当然因为他在全世界几个版本的景几乎都是一样的,只是由不同的人去演,所以变成我自己要去改变想法,调适自己,朝一个独脚戏的方向去,然后构思怎么样来演。

问:排戏过程中,因为导演一直在琢磨小细节,却没有给明确的答案和方向,会感到挫折吗?

答:我觉得还好。我的态度是比较正确的,一直觉得自己在学习。因为这是很多人都碰不到的机会,我觉得非常难得,他不太可能为另外一个人排一个东方版的《欧兰朵》,有可能我就是唯一的。这么大的荣耀促使我要好好演。

我们明显是两个文化的合作,因此说老实话,在沟通的过程中,即使有翻译,我不太了解他的想法,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也不知道他要如何来运用我。京剧的表情、声腔都是很丰富的,有很多是他没有看到的,我本来想让他知道我可以做到什么,然后他再来做个整合,所以一开始我提出很多可能性给他。他也不是不急,而是因为这出戏已经有很多版本,他胸有成竹,我认为他也在考虑京剧的素材,比如说有一场要表现青年欧兰朵,我们就有很多的可能性,当时试了用剑、枪等京剧的东西,我觉得怪怪得,他也不喜欢,京剧就是太程序化了,很样板。

后来我放弃用套用传统的程序,改拿一根竹棍子,比较贴切欧兰朵年轻气盛的模样,感觉就对了。像这样慢慢大家一点点地来磨合,我不觉得他特别需要懂京剧的语言,因为欧兰朵这角色是跨越时空、性别、中西方文化的,这样的想法也是我在过程中慢慢累积起来的。

问:从小说、剧本到戏曲,你认为在跨文化的转译上,可能遭遇的困难为何?

答:目前翻译本给我的感觉还不到位,伍尔芙的小说有点荒谬,也很受争议,但在文学上的地位是很崇高的,我希望剧本还有点文学的价值在里面,而不只是一个剧本。我希望我们的交流不只是一个表演,应该更琢磨于文本,它在说的事情是潜意识里的,或是它说话的方式都不是我们平常讲话的样子,是有寓意的,如果没有经过再加工转化,我觉得是不合格的。鲍伯也是相当尊重文本的,如果变动的话,必须要跟他讨论过,他这部分还是蛮坚持的,他不懂中文,所以他必须要知道这一段在英文版里是哪一段,演出跟文本的意义有时根本不一样,例如我在独白的时候,他会着重在我的声音,声音跟动作形成什么画面,有什么意涵,这都在他的脑中。

另外,因为是戏曲,所以何时用念白,何时用唱的,也是一个难题,我觉得这出戏唱的方式要有很大幅度的改变。京剧比较板式,快或慢的速度都是固定的,这是我要突破的,需要很多的帮忙才行,我认为他会去处理这块,但他会有很多破格,所以很可能我们忙了大半天他却把你破掉,所以到现在我还在想要用什么方式突显京剧,也突显声音的部分。

我在《楼兰女》的声音已经发展到另一个层次了,《楼兰女》有地域性,但是《欧兰朵》没有,它有的是时代性,时间的流动,因此我想可以发挥的空间更大,最近我有一个想法:我要以时间去区隔我的唱腔,而不是速度快慢来区隔,说不定每一段都是很单调的乐器,因为这种独脚戏的剧也不能用很磅礡的方式来做,那就成了音乐剧了,也跟这剧本基本上是有隔阂的。

问:排练到目前为止,你从他导演风格上得到的启发是什么?

答:我认为是他对剧场的精准和敏锐度,还有看到他导戏的样子,他是很有赤子之心的。他也是一个很会磨戏的导演,印象最深的是前十分钟的戏,我们磨得最久,磨了好几天,那时候我刚拿到剧本就要上场排练,实在觉得很吃力,后来就有提词才稍微好一点。他不是要我丢本,而是我的个性就不是这样,什么都不了解就叫我念词,这我办不到,所以那个时候会我一直想沟通。

问:从《楼兰女》、《金锁记》到《欧兰朵》报纸应该消失么,对一个传统戏曲的演员来说,不仅挑战难度都很高,而且跨界的幅度都很大,你如何将这些难题化为成长的动力?

答:我觉得这就好比一个人的成长,当他遇过很多问题后,自然会想出解决的方法;我也是一样,尽量放开心去感受,当别人告诉你的表演有盲点时,你怎么去转换?这几年下来的进步我觉得不是狭义的,而是如何深入每个角色并把他呈现出来,像我这次跟陈霖苍老师演《霸王别姬》,他对我演出的看法就跟大陆许多人一致,那就是我唱戏不是在“喊”,因为我们京剧的表演是很夸张的,要把你最大的力气发挥出来,很容易变成就在喊,但若只用喊的便没有生命,只是把表象的东西呈现出来,真正能不喊的演员很少,但当演员不在乎这个好的时候才能演得好,且让人感动。

我想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美学和艺术品。当我在唱传统老戏的时候,我觉得那情节编排真的很高明,是现代人编不出来的,不过当然那个时代以演员表演为主,基本架构模式很雷同,也是一种盲点,要讲创新现代当然进步多了;现代人注重文本、情节主题等是不是能够感动人。像《金锁记》,从小说,剧本到演员的诠释,我等于是第三度创作,把剧本中的词变成立体的舞台表演,一唱一念,表情动作都要有很不一样的设计,这部分就已经跨越我自己学戏的范围了,也就是说思考的方向,我已经放大到我生命的历程去思考这角色,所以我觉得大概从《金锁记》开始,给我很大的空间,也令我演戏方面的成熟度增加很多,发现新世界。

我们是传统培养出来的演员,所以会让人觉得跨界幅度很大,所以我们接受不同形式的演出,好像跨越了很大一步,若全世界都可以把京剧训练拿来当基础的训练,我会觉得很好。

问报纸应该消失么:预期这次的合作会为传统戏曲带来什么样的刺激?

“柏拉图原理”的另一个有趣发现是:人手边会花掉你相同时间去完成的十件事,通常完成最重要的一、二件事,将会是你完成其它八、九件事成就贡献的5~10倍。因此,一位有潜力迈向成功路的人士,应该是一位极其重视事情的重要性,而非以所完成事情多寡来论定成败的人。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近日访问克里米亚,在记者会上,他表示,并入俄国的“公投”是“合法的”,这让日本安倍政府愤怒不已,怕被美国认为日本立场已经改变,官房长官菅义伟指责,“难以想象这是一个曾任首相的人言行”,并威胁要取消他的护照,鸠山则回应,如果护照被取消,他会移居克里米亚。鸠山仅仅当了九个月的首相,有一说是被华盛顿搞下台的,这是因为执政的民主党鸠山政府要把美军基地赶出日本,并且宣布要向中国倾斜,让美国不得不密谋对付鸠山。

台湾 传统 名旦

上一篇: 港媒: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或致亚洲格局重构

下一篇: 星岛日报:中国声讨拜金主义任重道远

网友评论:

来自永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数大」便是美,碧绿的山坡前几千隻绵羊,挨成一片的雪绒,是美;一天的繁星,千万隻闪亮的眼神,从无极的蓝空中下窥大地,是美;泰山顶上的云海,巨万的云峰在晨光里静定著,是美;大海万顷的波浪,戴著各式的白帽,在日光里动盪著,起落著,是美;爱尔兰附近的那个「羽毛岛」上栖著几千万的飞禽,夕阳西沉时只见一个「羽化」的大空,只是万鸟齐鸣的大声,是美。回复


来自大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岁月,像一位艺术大师,雕刻着你的青春,渐渐地雕出你的美丽,显露出与众不同的魅力,那一笑一颦牵动着谁的心。回复


来自三亚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总有人长嘘,得不偿失;总有人短叹,失之交臂。人生在世,顶天立地,秉承天地之精华,是一种莫大的得。人的一生,坎坎坷坷,不如意事常八九,是一种无奈的失。回复


来自株洲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在我们的心灵深处,爱和孤独其实是同一种感情,它们如影随形,不可分离。愈是在我们感觉孤独之时,我们便愈是怀有强烈的爱之渴望。回复


来自台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我以为时间还长,足够我去浪费;我以为时间还长,你可以等我去懂事;我以为时间还长,长大后你依旧会陪着我;我以为时间还长,我们会一直一直到永远。原来你老了,原来妈妈也会老。回复


来自韩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6

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我们排除做学问很实际的目的,读书就是我在吸取营养,把自己丰富起来。我自己感觉,读书最愉快的是什么时候,是你突然发现“我也有这个思想”。最快乐的时候是把你本来已经有的,你却不知道的东西唤醒了。回复


来自淮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6

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我守护如泡沫般脆弱的梦境,快乐才刚开始,悲伤却早已潜伏而来。回复


来自邵武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6

就算我很开心很开心。但也总会有一个人的名字让我立刻停下笑容。回复


来自西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5

幸福,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回复


来自枣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5

生活就是这样,脚长在自己身上,往前走就对了,直到向往的风景,变成走过的地方。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即兴演出,踩着别人的脚印,开辟出自己的领土。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