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新派革命派报纸】联合早报:“新国家主义”与西方变革


发布时间:2020-09-30 04:12:51 阅读量:8738 作者:嘉珂

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后,全世界似乎都在狂热,充满醉意的高调并不意外,但低估了奥巴马领导美国乃至西方变革的潜能,把奥巴马的胜利判断为“托了形势之福”、“只具象征意义”等等,则是近视的或者傲慢的维新派革命派报纸。实际上,西方的变革已经酝酿多时,奥巴马的当选则为之付诸行动打开了锁。

“新国家主义”在欧洲已很盛行,现在奥巴马的美国也加入了这一潮流,强调“美国的民众越富足,美国才会越繁荣”。不难想象,西方的变革很可能以“新国家主义”为主流。< p>

文章摘录如下:

欧洲人似乎比美国人还要热衷美国大选,是今年西方政治的显著特征。在投票前,几乎所有欧洲主流媒体都发表社论支持奥巴马,也是较少见的现象。奥巴马获胜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贺电声称“新的世界需要新政”,衷心希望美国与欧洲一起推动这种新政的建立;法国总统萨科齐说奥巴马“在法国、欧洲乃至全世界唤起了巨大希望”;德国总理默克尔坚信“欧洲和美国将密切合作”;英国首相布朗称赞美国新总统“以其进步的价值观和对未来的洞察力推动了一场令人鼓舞的选战”,“我们的价值观有很多共同的东西”。

而奥巴马首批回电的九国领导人,也以西方为主,包括英、法、德、加、澳、日等,既暗含着美国选择了优先合作伙伴,更有西方携手变革的远谋。

这里的“新政”就是西方的变革。冷战结束后,大西洋两岸凭借文化的先进和财富与技术的雄厚,在经济和文化上向全球市场扩展,促成了上世纪90年代世界性的经济繁荣和政治革新。但进入21世纪后,美国的超级强权地位使其产生独步天下的骄狂。因为伊拉克战争,欧美发生分裂。

美国和“老欧洲”的分歧,在于如何领导世界。布什的单边主义是要用军事“硬力量”来威慑世界;而经验丰富的“老欧洲”则认为世界是多元的,只有在遵守国际法的前提下通过协商与合作,文化“软实力”才能影响世界走向民主、开放。

布什的八年任期内留下的是“两场战争、一个面临危险的星球,还有百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也证明靠“硬力量”维持世界超强的战略是行不通的维新派革命派报纸。奥巴马从选战开始时就声称要建立新的合作关系,恢复道德威望。而在获胜演说中他再次重申:“那些所有怀疑美国能否继续照亮世界发展前景的人们,今天晚上我们再次证明,我们国家真正的力量并非来自我们武器的威力或财富的规模,而是来自我们理想的持久力量:民主、自由、机会和不屈的希望。”

奥巴马因此和欧洲人在战略思想上站在了一起,他的当选得到欧洲的普遍欢迎,也给欧洲和日本以希望。他将不会通过军事力量来强化领导地位,而是通过软实力、惩戒行动以及政府间和国际组织的协作来解决特定的问题。奥巴马所说的“多边合作”,更多的是与“民主国家”加强合作。

从经济政策上看,奥巴马探寻的“一个新方向”就是致力于托起1亿多“中产阶级之舟”。他主张“你工作,就交税”,但将给95%的工人及其家庭税务减免,同时又要改革医疗保险,让美国人首次为医疗福利纳税,让医疗保健成为每个人都负担得起、享受得到的公共服务。在教育上,政府将加大投资早期教育,增加师资力量,只要致力于服务社区和国家,政府将确保公民负担得起的学费。为了培育中产阶级,奥巴马计划在基础设施、宽带网、可再生能源上加大政府投资,创造700多万个就业机会。

这种“新的方向”是用市场力量和政府干预结合的方式来平衡贫富差距,把税前收入不平等扭转为税后收入的平等,“从资本家手中挽救资本主义制度”。这些政策正是欧洲“社会民主主义”的核心思想。比如医疗保险政策,10年后落实,就和英国的国民医疗体系十分相似,实现奥巴马所说的“如果你还没有医疗保险,你将能与国会议员们享受到同样的医疗福利”。

向欧洲的经济思想看齐,可谓奥巴马“变革”中最富新意的内容。这既是医治美国自由放任政策带来的社会分化的药方,也是在经济衰退趋势下垫一个“枕头”的努力,更是“新国家主义”的初始步骤。

“新国家主义”是在全球化基础上产生的新理念,金融海啸后更显其感召力。全球化加速了资本、技术和人才的全球流动,缩小了穷国和富国之间的差距,但也导致产业外移,国内就业机会减少,来不及制定一套全世界遵从的监管机制,便发生金融海啸,受损的皆是大众利益。于是,一些政治家和学者提出,要在维护自由贸易的同时,充分维护本国利益。比如,限制外来移民,限制产业外移,保护本国王牌产业。就是在同一行业内,有些企业要参与国际竞争,有些则应完成地区使命。所有银行和企业都奔向国际市场的高速公路上去“淘金”,就会出现堵车现象,出现金融危机这样的灾难。

“新国家主义”在欧洲已很盛行,导向“欧洲合众国”的欧盟宪法因此迟迟不能通过。现在奥巴马的美国也加入了这一潮流,明确提出取消在海外公司的税务优惠,承接政府投资的可再生能源研发企业“不能外包”,强调“美国的民众越富足,美国才会越繁荣”。不难想象,西方的变革很可能以“新国家主义”为主流。

美国借鉴“欧洲经验”,会降低自己的竞争力,但欧美合作却能弥补其中的不足。欧美会更加紧密地携手,在环境保护、知识产权以及劳工、人权等问题上“笑着讲条件”,软硬兼施,与新兴国家展开竞争和合作,以保证西方作为一个整体在国际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特权。美国的领导地位,也因此得到巩固,且不太遭人嫉恨。(陈冰)

对中日两国来说,双方的矛盾是结构性的,覆盖历史、国家实力、战略等各个方面,包括东海和钓鱼岛纠纷等子议题累计相加,若处理不好,随时可能燃起一场熊熊大火。因此,对中日而言,建立战略互信,存在重要性、艰难性和必要性三个层面的问题。

封闭、强权与大国主控的世界经济与金融定式已不合时宜,需要改变,需要创新。一个开放包容与合作共赢的国际经济、金融大舞台,将真正聚集二十国集团(G20)首脑的声音,共同迎接新时代的来临。

这两项手段推出的目的都很特殊。银行针对企业的无良行为,透过抽银根来校正,紧缩融资并不是考量该企业的经营实况,而是对贩卖不良商品的一种惩罚;同样的,强制食品业发行电子发票,也不是为了多收点税,而是要建立一套新的稽核制度,目的同样是要避免企业的经营行为出现偏差。

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指出,美国将把军事重心转往亚洲,借着轮调驻防方式,达到扩大驻军目标;同时,太平洋美军指挥部将在澳洲北部设立陆战队和特种部队训练机构,并轮调战舰到新加坡,同时还与马来西亚达成协议,让美国侦察机沿着马来西亚海岸线飞行,扩大南海及印度洋的监控范围维新派革命派报纸。

以蔡英文最属意的彭淮南为例,身为全球唯一 8A“央行总裁”,如果担任蔡英文副手,确实可以为蔡英文加分不少,但他一再强调“‘央行总裁’是个人最后一项公职”,不管蔡英文直接、间接动用多少关系进行游说,他都始终不为所动。至于党外其它人选,情形也大同小异。向外“借将”难以如愿,蔡英文不得不反身从党内找人,她所属意的苏嘉全,爆发力、煽动力及亲和力是中生代的佼佼者,但资历和声望无法与苏贞昌相提并论,甚至还称不上“一方之霸”,蔡英文如果与他搭档,比起苏贞昌差了一大截。在此情况下,苏贞昌虽是民调显现最能为蔡英文加分,却是蔡英文最排斥的人选,如果最后蔡英文只能选定他,对她情何以堪?

美国 奥巴马 国家主义

上一篇: 中国报:“玫瑰园战略”是奥巴马翻身最大机会

下一篇: 台媒:台湾须小心错误决策令新媒体变旧

网友评论:

来自新乐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30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并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是我们懂得了谁才是真正的朋友。回复


来自邓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30

人的生命,似洪水奔流,不遇着岛屿和暗礁,难以激 起美丽的浪花。回复


来自冷水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30

要什么风花雪月,久了你就会知道,你需要的只是一个累了能给端你一杯水、病了能陪在你床头的人。这世上所有的久处不厌,都是因为用心。回复


来自简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30

你其实不是怕高,你只是怕坠落。回复


来自楚雄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30

祝你遇到那个人,让你看一眼就不再想要别的人。再不济的话,祝你遇到一个人,你兜兜转转一圈回来,发现最好的还是他,刚好他还在等你。回复


来自万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曾经紧握的双手, 如今在夜里独自合十。回复


来自虎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离开我就别安慰我,每一次缝补也会遭遇穿刺的痛。回复


来自安达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人世间的一切不平凡,最后都要回归平凡,都要用平凡生活来衡量其价值。伟大、精彩、成功都不算什么,只有把平凡生活真正过好,人生才是圆满。回复


来自德惠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如果个性是一种错,那麽我已壹错在错。如果帅是一种罪过,那麽我已罪恶滔天。如果聪明要受惩罚,那我岂不是该千刀万寡如果谦虚要受责駡,我怎能逃过妒忌的嘴巴。回复


来自合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在疼爱你的人面前,你永远都只是个孩子。在不爱你的人面前,你永远都是条汉子。回复


热门专题